电子城(600658.CN)

从“电子城”到“综合区” 华强北透视深圳产业升级

时间:20-08-28 13:36    来源:东方财富网

原标题:【新华财经研报】从“电子城(600658)”到“综合区”,华强北透视深圳产业升级

2020年是深圳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华强北作为深圳地标建筑之一,见证了深圳的经济变迁。曾经的华强北是亚洲规模最大的电子产品集散地,拥有最全的产业链配套。现在的华强北是以电子为核心的综合商业区,两家本土企业代表两种不同的产业转型路径。

一、曾经的华强北:亚洲规模最大的电子产品集散地,拥有最全的产业链配套

改革开放之初“三来一补”加工贸易遇上第四次全球产业转移,华强北乘势兴起。深圳福田区华强北商业区曾是亚洲规模最大的电子产品集散地,历史可追溯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之初,国家实行“三来一补”加工贸易模式(“三来一补”指的是来料加工、来样加工、来件装配和补偿贸易)。彼时正逢第四次全球产业转移刚刚开始,深圳凭借政策优势、地缘优势、土地和人力成本优势,承接了欧美和亚洲“四小龙”的劳动力密集型产业,包括通信、计算机及外设、消费电子、汽车电子等。为满足采购需求,深圳特批华强北开设电子交易市场,电子元器件、尾料在此流通,带动了下游消费电子制造。

资源整合效率、模仿创新能力是塑造最全产业链配套的基础,是如今深圳成为硬件创新创业高地的根源。早年华强北的电子生意多以“前店后厂”为主,看似只是小柜台,其实万家商铺背后都有稳定的供应商体系和交错复杂的信息来源,一天内可找齐几乎所有电子元器件,这在全世界其他的市场几乎不可能。电子元器件流通效率高对于硬件领域的创客来说极大的利好,产品创新抢抓的就是时间。任何产业都会经历野蛮生长的阵痛,在“知识产权保护”、“电商渠道替代”和“印度、越南类似市场兴起”三重夹击下,华强北电子市场一度受挫,但这也为品牌自建留出了空间。在此过程中,一些假冒伪劣产品被打击,但华强北随改革开放积累形成的资源整合效率、模仿创新能力并没有消失,这成为深圳电子信息创新创业的根本动力。

二、现在的华强北:以电子为核心的综合商业区,两家本土企业代表两种不同的转型路径

华强北的首次大规模转型集中在十三五规划期(2015-2020年),仍以高端电子消费品、信息通讯科技产品经营为主,兼顾其他产业发展,并依托早期的硬件产业链资源打造创客中心。华强北早年草根创业模式孕育了深赛格、深圳华强两家上市公司,坚持电子市场经营主赛道。其经营变化代表着华强北这些年的变化:受外贸冲击以及行业整体盈利空间收缩影响,深圳电子市场以及物业租赁管理难以维持高景气度,形成复合型业态(商业地产开发、电商、金融、新能源技术开发)以及整合产业链资源是两种主流做法,也是华强北转型的缩影。

1。 以深赛格为代表的企业:从电子市场专业化运营出发,转型商业地产开发,拓展智慧城市业务,再到试水战略新兴产业,其转型路径是深圳产业变迁的缩影

深赛格电子市场流通业务受三方面冲击:一是全球经济下滑,外贸困难;二是新冠疫情冲击,消费习惯线下转线上;三是传统电子行业加速向配套服务转变,物业租赁管理营收下滑。2020年上半年,深赛格电子市场以及物业租赁管理合计营收432.72万元,较2019年上半年下降14.62%,占比总营收的55.7%,2019年上半年这一比例为66.21%。2010年-2020年上半年,深赛格电子市场以及物业租赁管理毛利率震荡下跌,从2010年的40.37%下降到2020年上半年的33.31%,与深圳商铺租金监测情况基本一致。据第一太平戴维斯数据,受新冠疫情影响,深圳租赁活动放缓,一季度全市空置率环比上涨1.2%到26.2%,租金指数环比下跌1.6%,部分业主通过租金减免的形式稳定商户,二季度租金跌幅收窄。

1.jpg2.jpg3.jpg  商业地产开发是深赛格第二大营收来源,也是深圳诸多电子企业首次转型的方向,他们正面临大时代背景下的再次转型。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2020年上半年商业地产开发投资额和销售面积同比均下降,短期市场供需承压,加上决策层屡次强调“房住不炒”,深圳“7.15”楼市调控下,深圳房价趋稳,产业商逐渐退出地产开发。2020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深圳预售商业面积33万平方米,同比减少36.3%;预售商业套数4314套,同比减少40.8%。同期,深圳一手写字楼成交面积18.7万平方米,同比减少四成,成交套数同比减少41.9%。产业升级、电商冲击、开发风险种种原因使得商业地产越来越难做。今年初,深圳市住房建设局发文允许“商改租”,将商业办公的建筑功能调整为商务公寓功能。在通过消防审批、商业模式稳健的双重前提下,“商改租”或是企业再次转型方向。

从电子市场专业化运营起家,做起商铺生意,扩大到商业地产,从智慧物业转型智慧城市,深赛格这家起步于华强北的老牌企业,某种程度上代表了深圳的产业变迁。深赛格的智慧城市业务是由旗下赛格物业负责的,主要是推进分布式光纤传感及应用技术和智慧立体停车库建设。光纤传感技术已应用在周界安防监控、沿线预警监测、建筑结构安全监测及智慧高速等民用基础设施。中国已成为全球光纤传感器最大的消费国。据智研咨询数据,2019年,中国分布式光纤传感器45%应用于建筑领域和其他相关领域,略高于油气领域占比。深赛格这样的企业以引进为主,未来着重拓展在智慧城市管理、智慧港区管理方面的应用。

电子市场流通、商业地产开发、物业管理、智慧城市都是完全竞争行业,在竞争日趋白热化的当下,为了防止经营业绩持续下滑,深赛格试水新能源。规模虽小,但至少说明老企业转型的决心,也顺应了战略新兴产业成为深圳经济新支柱的趋势。以深赛格为代表的企业反映了深圳一批从华强北走出来的老企业被形势所迫、顺时代而为,多次转型融入产业新经济的现实。

2。 以深圳华强为代表的企业:专注于电子元器件授权与分销,拓展前沿应用,通过投资并购,向电子产业链上游拓展,是深圳电子产业做大做强的缩影

与深赛格类似,之前的深圳华强还是一家业务颇为多元的企业,物业、电商、酒店均有涉及,但近些年业务明显聚焦。2020年上半年,电子元器件授权分销占据深圳华强总营收的86%,这一比例在2016年上半年是72%,电子元器件及电子终端产品实体交易占比越来越小,公司明显聚焦于分销业务。2016年上半年-2020年上半年这四年间,深圳华强境外业务占比高于国内业务。近年来,深圳华强在国内电子元器件分销行业居于前五名。随着电子元器件市场进入存量市场、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制造业成本上升、半导体产业周期性回落,国内分销市场竞争更激烈,扩大前沿应用领域所需产品代理范围、拓展上游领域是分销龙头的共性措施。

4.jpg5.jpg  深圳华强代表的是另一种产业发展路径:专注于电子元器件授权与分销主营业务,重点向上游高附加值领域拓展。财报显示,深圳华强的战略落地主要体现在:1)深度整合电子元器件授权与分销;2)完善运营管理平台,拓宽管理护城河,赋能分销业务;3)切入半导体应用研发,挖掘投资并购机会,整合产业链资源;4)布局新基建和医疗应用领域;5)依托产业链资源优势,探索硬件领域的创业孵化,并整合深圳的跨境电商创业孵化。

虽说传统分销业务毛利率越来越低,但这仍是以深圳华强为代表的老企业不可能也不可以轻视的业务。其主要原因在于原厂集中度高,应用领域广泛、下游客户分散,电子产品制造商对供应链效率要求高,规模化程度决定供销成本,分销商依然把持着电子产品制造的重要入口。据悉,不足1%的蓝筹超级客户有能力直接向原厂采购,采购金额是市场规模的44%,99%以上的制造商客户通过分销商渠道采购56%的市场份额。给移动通讯、新能源、电力电子、安防、5G、物联网、医疗领域的制造客户供货仍然是老华强北企业的主营业务。

投资并购、半导体研发应用是分销龙头向上游领域拓展的通用做法,“从代理到研发应用”是深圳电子产业转型的缩影。深圳华强小比例参股投资比亚迪半导体有限公司,比亚迪本来就是公司的重要客户,以车规级半导体为核心,此举可以助力比亚迪半导体加快市场开拓,同时显示出分销龙头逐渐进入上游领域的决心。另外,依托长期服务原厂的经验和向下推广的经验,深圳华强启动建设AIoT(人工智能物联网)工程研究中心和宽禁带功率器件及应用工程研究中心。这将是国内领先的从器件级到系统级的一站式后端解决方案工程中心及技术服务平台,是产学研合作的重要载体。

综上所述,华强北从“电子城”到“综合区”,成为深圳产业升级的缩影。曾经的华强北是亚洲最大的电子产品集散地,拥有最全的产业链配套。改革开放之初“三来一补”加工贸易再加上第四次全球产业转移,华强北乘势而起,加速发展。早期草根创业阶段培养起来的资源整合效率、模仿创新能力是塑造最全产业链配套的基础,也是如今深圳成为硬件创新创业高地的根源。现在的华强北是以电子为核心的综合商业区。华强北早年草根创业模式孕育了深赛格、深圳华强两家上市公司,其发展具有典型性,经营变化可以说代表着深圳产业转型的两种路径。以深赛格为代表的企业,从电子市场专业化运营出发,转型商业地产开发,拓展智慧城市业务,再到试水战略新兴产业,其转型路径是深圳产业变迁的缩影。以深圳华强为代表的企业,专注于电子元器件授权与分销,拓展前沿应用,通过投资并购,向电子产业链上游拓展,是深圳电子产业做大做强的缩影。

(文章来源:新华财经)